• <input id="ooowu"><u id="ooowu"></u></input><object id="ooowu"></object>
    <object id="ooowu"><acronym id="ooowu"></acronym></object><input id="ooowu"><u id="ooowu"></u></input>
  • <object id="ooowu"><u id="ooowu"></u></object>
    <object id="ooowu"><acronym id="ooowu"></acronym></object><input id="ooowu"><u id="ooowu"></u></input>
  • <input id="ooowu"><acronym id="ooowu"></acronym></input>
    <input id="ooowu"><u id="ooowu"></u></input>
  • 拉美大選的“第二輪現象”:人們要求變革
    來源:北京日報 發布時間:2015-10-28 10:27:44

      25日舉行的阿根廷全國大選未能一錘定音,前兩位均未能超過法定得票且旗鼓相當,第二輪投票已成定局。左右陣營角逐,膠著的選情讓人似曾相識。

      阿根廷大選首輪投票,執政12年的左翼陣營“勝利陣線”候選人肖利與中右翼“變革”聯盟候選人馬克里的得票差距縮小至兩個百分點。過去兩屆大選“勝利陣線”首輪壓倒性多數大獲全勝的情況沒能再現。

      同是10月,去年的鄰國巴西,謀求連任的左翼勞工黨候選人羅塞夫與右翼社會民主黨候選人內維斯角逐,選情一波三折,充滿懸念,最終羅塞夫在第二輪僅以三個百分點的優勢勝出。此外在烏拉圭,左翼執政黨同樣通過第二輪投票延續權柄。

      可以看出,左翼執政黨謀求連任的南美國家,首輪選舉定勝負已不復存在。“第二輪現象”意味著,左翼執政黨擊敗反對派已非易事,兩者所代表的不同利益訴求的社會群體結構正在發生調整,過去“窮人”與“富人”選票極化的趨勢逐漸淡去,中產階層開始成為影響政治風向的關鍵力量。

      過去十年,拉美左翼執政國家在消除貧困、社會公平和提升民眾生活水平方面取得巨大進步。世界銀行2012年發布的報告顯示,2003年至2009年,拉美地區約有5千萬人步入中產階層,中產人口比例增加了50%。

      隨著中產階層擴大和生活水平提升,左翼執政黨爭取選民的經濟門檻也在增加。過去衣食足、水電煤氣入戶即可,如今則需要更多生活耐用品、更好的教育和醫療。此外,對于剛剛擺脫貧困的中產階層,其“易碎”的經濟處境更是增加了對社會問題的敏感和對通貨膨脹、物價飛漲等經濟問題的痛感。這些因素直接影響到他們的投票意向。

      本次阿根廷大選投票,“勝利陣線”肖利得票率尚不及初選,而反對派馬克里得票率卻意外大幅提升。政治分析人士認為,這體現了中間階層選民搖擺不定的糾結心態:一方面他們受益于執政黨的社會政策,肯定社會進步,但是又對物價飛漲與公共服務落后不滿,更現實的是,隨著從低保受益者到納稅者的身份轉變,他們對政府政策的立場也在調整。

      除了上述人口結構轉型,當前經濟環境也是“第二輪現象”的重要背景。南美左翼開啟執政周期恰逢國際大宗商品牛市,貿易和消費成為驅動經濟持續增長的重要引擎。然而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該模式隨著大宗商品繁榮期結束而難以為繼,經濟結構單一、過度依賴對外出口以及經濟增長內生動力不足的問題再次被暴露出來,引發了各種經濟問題。

      當前南美國家經濟下滑、通貨膨脹、貨幣貶值、利率飆升等問題扎堆出現,民眾痛苦指數和不滿情緒上升,甚至在巴西演變為大規模街頭抗議。阿根廷出現歷史上首次第二輪選舉,盡管目前勝負未分,但是執政聯盟與反對派支持率的此消彼長,也預示著人們要求變革的愿望正在上升。

      過去兩年,相繼有十個拉美國家舉行大選,但左翼占優局面尚未改變,這表明左翼在拉美仍然有著廣泛民眾基礎。但也不可否認,過去十年,左翼在國家治理上也累積了不少問題,特別是龐大的社會補貼和福利計劃擠占基礎設施、人力資源和生產性投資,生產效率和工業競爭力提升緩慢,應對外部危機的能力沒有明顯提升。

      巴黎政治研究院政治學教授奧利維耶·達貝內在其《拉美左翼:1998-2012》中預見,未來合理分配財政支出勢在必行,這可能影響左翼民意基礎,但多次經歷過經濟危機的南美人也不會愿意重返新自由主義時代,所以一個可能的前景是,無論左翼還是右翼,都會向兼顧經濟政策與社會政策的中間路線靠攏,從而爭取到最大范圍的選民。(新華社記者 葉書宏 趙燕燕)

    猜你喜歡

    可以免费观看的av毛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气球网